中国最野地铁指南

文|Dedee


截止今年6月,全国已开通地铁的城市(包含港澳台)已经达到了39个。



北上广深等超级城市,地下几乎快被掏空,依旧无法满足上千万常住人口的交通刚需,只能渐渐延伸去别的城市……


越来越多的一二线城市,不断开拓新线路新换乘,来抵御日益奔溃的地面交通。


越来越多的三四线城市,纷纷加入刨坑造地铁的大军,这速度这劲头,简直和新造车有得一拼。


如今,全中国叫的上名字的城市,不是在给新造车腾土地建厂房,就是在给地铁让路挖坑。


实在有趣。



今天,咱们就来聊聊中国最野的那些个地铁。



1、最野的logo


几年前,就曾有吃瓜群众集思广益,评选出中国最吃藕的几个地铁标示。


有人说合肥,虽然本意是好的,一个抽象的“合”字。但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张开双腿弯下腰,穿过裤裆看着你的奇葩:



常州也高票当了选,因为不少常州人感觉自己每天是坐着“小米地铁”上下班:



还有人说明明是上海和北京,因为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银行:



深圳地铁的logo,当然觉着大部分乘客都曾在那里疯狂寻找过零钱:



青岛地铁让人想到了蜗牛,南昌地铁让人想吃金拱门:



最后,所有城市在曾经的太原地铁logo面前败下阵来!和如今花2万块悬赏来的新logo相比,以双塔寺为原型的老logo表太魔性哦!



很多人表示,这一定是理科生单身狗的作品!还是带螺纹的!



小阿姨觉着,20000块就能搞定一个logo,真的好划算!



2、最野的选址


每座拥有地铁的城市,都会有几个鸟不拉屎的偏远地铁站。它们独自一站矗立在荒郊野外,远远遥望着繁华的市中心,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比如荒草比人还高,外头一圈摩的司机对你露出标准商业笑容的广州2号线萧岗站:



空气无比新鲜,坐等人类用双腿开拓出一条康庄大道的南京地铁4号线灵山站:



比沙漠还沙漠,比中东还中东的南宁1号线佛子岭站:



照着经典游戏《辐射》场景打造的重庆6号线曹家湾站。根据去过的筒子描述,这站有两个出口,一个在荒山上,还有一个在悬崖下(哪对情侣想不开选择在那里碰头还没说清楚哪个出口,估计情况比牛郎织女还惨)



每个都野得风生水起,细看之下又大同小异。


要我说,真正从外而内野到灵魂深处,野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能吧)的,首推重庆6号线刘家坪站。



这座位于山城近郊南岸区的轻轨站,大环境杂乱荒僻,附近还有连绵不绝的建工地——更重要的是,它“悬浮”在一条弯曲的小河之上。


根据地图,小河曾是附近木耳水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最后的归宿是长江……重庆人居然在长江上造地铁站?因垂死听!


为了展示重庆人不走寻常路的脑洞,更为了不给重庆轻轨丢脸,设计师们选址这条名叫“鸡公嘴”的小河,并努力将高架柱子减到最少,给人一种没造完的错觉。


再加上架空层底部的水生植物,能倒影出轻轨站的绿色河水,刘家坪站成为了全国轨道交通的“传奇”。



更传奇的是,这座偏远的轻轨站人气还肥肠旺。附近居民特喜欢到那里游玩纳凉,侧耳倾听头顶上呼啸而过的列车。


大雨过后,泛着土黄色的河水具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吸引力。吸引着各路人马坐地铁赶来,带着各种鱼竿网兜脸盆甚至皮艇。


网红们打卡拍照拍视频,吃货们捉虾钓鱼摸螺蛳,阿姨妈妈挥着丝巾到此一游,中老年男子推着皮艇进河划船……



如此复杂的人员结构,比同城穿楼小能手2号线李子坝站排队拍照的游客,野多了!



3、最野的名字


肯定会有人首推深圳地铁5号线的“布吉站”和“翻身站”。



前者让人莫名急不起来,后者则让人怀疑是不是还有一个“咸鱼站”。


同理,还有北京13号线的“上地站”,和南昌轨交1号线的“太子殿站”——在同车人呼喊着“上地到了!上地到了!”和“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之时,这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但是,个人觉着以上这些在重庆轻轨3号线面前,都是小儿科。因为,重庆轻轨3号线……是属于“群殴”级别的,一上来就是5个!


这五站的名字,单独拎出来没啥特别的。一旦放一起真就野到家了。分别是:四公里站、五公里站、六公里站、八公里站和九公里站。



简单至极又登峰造极。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几个站点的实际距离与名字根本就不匹配:


南坪站到四公路站之间的步行距离大约是1.3公里;


四公路站与五公里站之间,相距大约1.2公里;


五公里站步行到六公里站,大约是1.1公里;


六公里站与八公里站之间有大约2.3公里,两站之间还有一站,但不是七公里站,而是二塘站;


八公里站与九公路站的距离也是2.3公里,中间也隔着一站,但不是八点五公里站,而是麒龙站。



喵喵喵?!


名字起的如此随性如此野,给站点命名的天才们是要逼死处女座咩?!



4、最野的建造速度


这里,不比最快比最慢。


有人说是济南,因为下头都是泉眼;也有人说是重庆,因为地势太鬼畜;有人说是大西部,因为经济不发达……还有不少吃瓜群众搞了些个榜单啥的,吐槽所在城市地铁建造速度堪比绣花。


但无论是哪个榜单,西安的12345号线永远高高挂在上头不离不弃……尤其是2号线一期工程。



从北到南共26.3千米21座车站,用时整整8年,堪比抗战。


但就这20来公里内,藏着174座(也有说130座)古墓57个文物点,从西汉王侯将相到明代朱氏藩王,从贵族地宫到平民墓葬群,堪称打通了一条地下时光隧道。


算下来,每个月平均能挖出1.8个古墓……难怪西安每次修地铁,最累的是考古队。



不仅仅是2号线,西安的每条地铁线,几乎都好比穿着大闸蟹的麻绳,连着各式各样的古墓遗迹——1号线挖出汉唐古墓5座,4号线有34座。5号线更牛!不久之前刚挖出了疑似秦朝降将雍王章邯的都城“废丘”……


就连千算万算终于啥古迹都没有遇上的3号线,还是会一不小心撞到几口老井和好几座新坟墓。



的确,只有西安人有资格说自己每天“上班如上坟”。


而有关挖地铁顺便考古的段子,层出不穷:


“喂,文物局么?我们是6号线啊,刚才盾构机挖到了一个墓,过来看看吧?好像是清朝一个大地主。”


“墓填掉吧,记得把里面东西拿编织袋装喽,等我们这边4号线的鉴定完就去收。”


“啥?好歹是个墓,你们咋这么不负责任呢?”


“同志哥,我们4号线这边汉代司马还没清理干净呢,5号线那边又出了个唐代节度使,7、8号线还有俩公主排队呢。我们都快忙疯了,你这地主规格不够啊!”


是的,当大部分“野人”堪堪达到“坟头蹦迪”的段位,西安地铁在考古队的加持下,已经对“坟头扒路”了然于胸。



而且,西安人对如此野的扒路速度,早已习惯了。



5、最野的轨道


依旧在重庆。还不只一段,有整整四段——2号线平安站至马王场站,临江门站至较场口站;3号线的唐家院子站至狮子坪站,金渝站至金童路站。



这四段轨道大多依山而建,在重庆的半空中划出接近90度的弯道。车的一边是烟火气十足的居民区,另一边是郁郁葱葱的大森林。


同时,这些轨道的最小转弯半径恰在100米左右——达到了转弯半径设计极限。


更野的是,那几段路还被造得高高低低错落有致,乘客们能明显感受到车厢在转弯爬坡下坡急刹……像过山车一样刺激。


山城轻轨多奇志啊!



6、最野的报站


荣耀属于整个大连轨道交通系统!


平时习惯于闷声发财的大连,也有无比狂野的一面——为了彰显自己是大东北最最国际化的大都市,人家采用中、英、日、韩、俄五国语言报站。


小阿姨无比好奇,有多少人曾为了欣赏一个完整且完美的五国语言报站流程,错过了车次坐过了站?


有大连人曾在百度贴吧上表示,其实大部分时间根本就听不清楚在说啥,每当列车进站停稳时,车站广播已经开始用韩语播报了。


即便如此,每次上车的一刹那,他依旧会升腾起一股要去联合国开会的洋气错觉。



7、最野的出入口数


不在北上广深任何一个城市,而是在江苏无锡。


那里有着中国最大的地铁换乘站之一——三阳广场站。地处无锡最重要的“中山路商圈”下,总面积达到6.2万平方米。



这一换乘车站共有27个出入口,其中14个为直出地面出入口,13个为与周边地下空间相连的出入口,分别是1、2、4、5、6、7、8、9、10、11A、11B、14、15、16、17、19A、19B、20A、20B、21、22、23、24、25、26、27。


不知为何,木有3、12、13出入口,但数量依旧超过了26个英文字母,达到了27个,是中国目前拥有出入口最多的地铁站,也是中国最大的一次性建设完成的地铁车站。



据说,每天在三阳广场站换乘的无锡人,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灵魂拷问三连击:


“出了三阳地铁站,如何快速找到厕所?


哪些出口直通商场,哪些又直通地面?


想买三凤桥排骨,应该去哪个出口?”


又据说,没有在三阳广场站迷失失失失失失失过方向的无锡人都不是正宗无锡人。而每次寻找最正确的地铁口,都像一次大型真人密室逃脱项目,创意指数五颗星,体能指数五颗星。


小阿姨没去过不清楚,不过通过环境照,小阿姨可以确认一点,三阳广场站的设计师肯定不是密恐患者。




8、最野的电梯群


你们以为是重庆2号线的李子坝站?


站台层在八楼,进出站闸机在六楼,进站口在一楼,八楼以上是普通的居民楼,从一楼到六楼需要坐五次电梯。


在这栋楼里生活的人,每天站在窗前,低头就能看到轻轨,看到它每隔几分钟就穿楼越壑,从空中飞驰而来又飞驰而去,还能看到那些每天为搭乘轻轨上上下下做功忙碌的人。



炒鸡复合重庆8D魔幻现实主义大都市的设定。


等等!其实还有更魔幻的——重庆地铁10号线红土地站。


李子坝站飞天,红土地站遁地。后者是全国最深的地铁站,在地下94.46米处,相当于31层楼高,是普通地铁深度的5倍。



其实这没啥稀奇的,毕竟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200米深的平壤地铁站。


但是,由于红土地站不仅仅属于10号线,也是6号线的换乘站,所以整个车站共有91部电动扶梯,组成了世界上超野的电扶梯群。


曾有重庆网友亲测:号称是“亚洲第一长”的重庆皇冠大扶梯,高度52.7米,全长112米,全程运行需要2分30秒。而从红土地的底部坐电梯上到地面,一共有六级长短不同的电扶梯。除了中间有一段有一个较长的换乘平台,基本是无缝链接,大约需要5分多钟。



似乎并不需要很长时间,但对于恐高症患者而言,这六部电梯简直就是一场修行——虽然不长,但特别陡,还是组队一起陡的那种。


每天来回10分钟,包你一年以后敢单挑华山一条路!


其实,小阿姨更担心的是,万一所有电梯都停运了,看着一眼望不到头,堪比31层楼高的楼梯……乘客的内心会有多绝望!




9、最野的都市传说


我才不会告诉你,全世界的地铁每晚都要空车运行一次,为了回车入库。


开玩笑啦!


中国的地铁虽然建造时间比不上西方,但不少城市的历史,可是能分分钟完爆人家的!比如首都北京。


北京也是中国第一个拥有地铁的城市,因此关于地铁的各类都市传说,十有八九都起源于北京,而北京地铁传说的精华,则都在1号线。



最早的传说,和一场火灾有关。


那是1969年双十一,发生在1号线万寿路车站至五棵松车站区间,属于典型的车辆走电事故,烧毁两辆车,造成6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没有一个是普通乘客,出事的都是施工技术人员和消防员。


但这一重大事故,几乎没啥人知道——其实当时知道整个城市下有地铁的人,也不多。


因为北京1号线最初是一项代号为“401”的重要战备工程。直到1970年代才渐渐对公众开放,最早票价是1毛,老百姓想乘坐或参观地铁,除了带足钞票,还需要带着单位统一领取的参观券或介绍信。



1976年,1号线才逐步变成民用交通工具,5年之后正式对外运营——除了苹果园再向西的那段。如今成为了最野的都市传说,全国闻名的地铁禁区。


1号线看着是西起苹果园,后面还藏着一条让人充满遐想的悠长隧道。



老北京说,后头其实还有三站地儿,很早就修好了。分别是福寿岭站、高井站和黑石头站,这三个站还有专门的代号:52号站、53号站和54号站。


福寿岭站位于石景山福寿岭村,一共有4个出口,但只有一个能进出——不过大部分时间是被锁住的。52号曾对外开过一段时间,出来就是北京铁路技校,因此也被称为“技校站”,据说未来会再度开启。



福寿岭站之后,地铁要钻过两座山绕过两个大弯,才能到达高井站。


它座落在西山里头,又被称为西苑站或北京军区站,一听名字就知道它位置有多特别。


当然了,特野的地理位置也引得不少探险者闯入——被抓。


度娘百科里如此描述高井站:离地面很深,内部空间非常宽阔,可以双向走坦克和军用卡车,站台非常长,估计有七八百米。


不过也有去过的人表示,根本没啥特别的,有些潮湿有些冷,就没啥了。



最后是黑石头站,位于西山黑石头村附近,属于地面预留车站,但不包含在地铁系统里,所以所谓的54号站也是网友自己遍出来的。


相比之前两个,4是可以跑去实地考察,就在336路黑石头站下车往东延铁路走个一两百米就到了。


而在黑石头站和高井站之间,据说还隐藏着一个三家店站,位于石景山五里坨街道和门头沟的交界处。



这一站更是被无数网友吹上了天。有人说自己曾进去过,里面其实藏了好多防空洞,还有人说里面是镇守北京的神兽雕像……


其实三家店站根本就是属于国铁局的。不过由于拥有着连接1号线黑石头和高井的地铁路轨,所以也成为了地铁都市传说的一部分。


当然,如今这段铁轨早就荒废了。



而为了探寻中国地铁最野的都市传说,还有人做过一个肥肠详细神级“探秘”攻略:


从苹果园到福寿岭站,周一到周五都有专门运送地铁技校的学生的通勤列车。


后头的高井站由于藏在军区大院里,想走地面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进不去——每周一到周五,早上八点之前到达苹果园站,上8:03分前往福寿岭站的专用通勤列车。在到达福寿岭站之后,班车还会继续开行,大约8:15到达高井站。


不过,到达之后只能在地下稍微转转,因为那里每天只有8:39的一班列车返回。


千万不要想着上地面,因为肯定会被警卫抓个正着。


不过,以上的通勤列车,早在2007年5月28日以后就木有了。


如果有人说,曾在此后坐过列车到过53号站……


嗯,他不是撞鬼就是吹牛。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autocarweek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